季谣看着走在她身旁的言熠炀,不经意的就抬眸看了看他。

                                                                                                                                                                              “你就拿一把刀就打算打野味?”

                                                                                                                                                                              之前她拿了一把刀,好歹身上还带了一把枪,可是当她看到言熠炀的时候,身上除了一把很小的匕首,却什么都没有了。

                                                                                                                                                                              言熠炀挺直背骨,走起路来个子就比她高出很多。

                                                                                                                                                                              “一把刀足够了?!?br/>
                                                                                                                                                                              季谣扭过头去,语气变得有些质疑:“我不信?!?br/>
                                                                                                                                                                              “那你就在这里站着,我一会儿就给你打一些野味回来?!?br/>
                                                                                                                                                                              季谣表情多了几分古怪:“为什么不让我跟着去?你该不会是想要作弊吧?”

                                                                                                                                                                              “你看你又多想了,不让你去就是不想让你看到血腥的一幕?!?br/>
                                                                                                                                                                              季谣微微眯眼:“人我都敢杀,还怕这个?你怕是才想多了?!?br/>
                                                                                                                                                                              “好吧,那你跟紧我,这次不能再有自己的主见了,因为这种山林里有很多野兽出没,一两只我还能绰绰有余的对付,要是多了我也不敢保证我们能活着回去!”

                                                                                                                                                                              季谣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嗯!”

                                                                                                                                                                              这片树林很茂密,季谣跟在言熠炀身后的时候,都感觉到了这里面的路错综复杂。

                                                                                                                                                                              “咔嚓——”

                                                                                                                                                                              就一声轻巧的声音落下,言熠炀就杀死了一只獐子,随后又咔嚓一声,一只野猪就落入了言熠炀的手中了。

                                                                                                                                                                              仅仅只是这两下功夫,言熠炀竟然就得到了两头体型还比较大的猎物!

                                                                                                                                                                              季谣看着也是难以置信,等到言熠炀走到她的面前时,这两头猎物却是用包布给包裹着,布里还藏有一朵白色的花。

                                                                                                                                                                              二人拿着战利品回去了,季谣看了一眼还有些疑问。

                                                                                                                                                                              “这花你是从哪里摘得?”

                                                                                                                                                                              言熠炀勾了勾唇:“你不喜欢吗?”

                                                                                                                                                                              “没有,我就觉得挺好看的?!?br/>
                                                                                                                                                                              言熠炀微微一笑:“嗯,喜欢就好,这些你拿着回去吧?!?br/>
                                                                                                                                                                              季谣以为是言熠炀太累了,就还是把猎物接过,扛着这一麻袋就回去了。

                                                                                                                                                                              此时车上的人都已经下来了,大家在附近也都生起了火,等到二人把猎物带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吃惊不已!

                                                                                                                                                                              “天,你们才去了十分钟竟然就收获了两只猎物,还是这么大的,这野猪也是绝了烤着应该特别好吃!”

                                                                                                                                                                              “别提了,我现在看着就流口水,不过说真的烧烤我最会了,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去把这两只猎物给处理了,一会儿你们就能吃烤全猪了!”

                                                                                                                                                                              就在这位师兄正扛起野猪的时候,言筝一下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立马喊了声。

                                                                                                                                                                              “等等!”

                                                                                                                                                                              师兄皱了皱眉:“筝筝师妹,你又有什么事吗?”

                                                                                                                                                                              “谣子,这猎物是你自己打回来的吗?”

                                                                                                                                                                              季谣一愣,摇了摇头:“不是啊,这些猎物都是言熠炀打的,我一个也没打?!?br/>
                                                                                                                                                                              www.8rs7w.ink 少年歌行小说 一女多男穿越小说 小说阅读网作家登陆
                                                                                                                                                                              GOGO专业大尺度高清人体 麻豆专媒体一区二区 希志爱野番号 GOGO专业大尺度高清人体 元歌和西施拔萝卜拔出血 八重神子掀开自己的副乳视频 冰块和棉签弄出牛奶(黄)视频 rh男男车车的车车视频真人 LUTUBE在线观看入口 欧美色大片 日本无人区1码2码区别 撑起伽罗的腿疯狂输出的视频 马后炮解3d太湖字谜 66成人 老师好涨水快流出来了说说 3d肉蒲团蓝燕 反差婊吃瓜黑料合集 元歌和西施拔萝卜拔出血 元歌和西施拔萝卜拔出血 中国vodafonepayandgo 他的手探到我的衣服里作文 henghenglu S货是不是想挨C叫大 云缨用自己的枪躁自己 www.eeuus.com 数学课代表趴下让我桶RH网站 英语课代表的B真紧 ONE一个成年的世界一个就够 彩虹男GARY视频2023入口 国模超大尺度私拍 反差婊吃瓜黑料合集 69麻豆天美精东蜜桃传媒潘甜甜 久久妇女高潮几次MBA 中国vodafonepayandgo 49图库免费的资料港澳l 反差婊吃瓜黑料合集 比比东被唐三桶的不亦乐乎W 永沢まおみ 品色堂永远的免费论坛 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笔趣阁 欧亚专线欧洲S码WMY全部资讯 没带罩子让他C一节课 史莱姆ドラえもんの胡桃免费 5G天天奭5G多人运在线观看免费最 没带罩子让他C了一天 pokemmo18rx动画无尽 希志爱野番号 公车小说林蔓蔓 大炕上的肉伦第二部大悲咒 国模超大尺度私拍